">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走進興仁 » 興仁文苑 » 散文

六百年變遷話屯腳

  • 字體
  • 訪問量:
  •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頁 |

六百年變遷話屯腳

孫昌睦


興(興仁)安(安龍)公路旁有一個地方名叫屯腳,現為興仁縣屯腳鎮人民政府駐地。關于屯腳這一地名的來歷,很多人都以為是少數民族語言變化而來的,至于屯腳的歷史發展變遷,更是鮮為人知了。

一、屯腳這一地名的來歷

關于屯腳這一地名的來歷,要從明清說起。明初,明太祖朱元璋實施“調北征南”戰略。洪武十四年(1381年),征南大將軍付友德率軍由普定攻克普安路,降諸苗。洪武十五年(1382年),置普安衛,改普安路為普安府,征南副將沐英留鎮滇黔,奉詔自盤江至大理每60里設一堡(鋪),留軍屯田。洪武十六年(1383年),安陸侯吳復開安南(晴隆)、普安(盤縣)、貞豐(時貞豐、冊亨屬廣西泗城州,清雍正七年始設永豐州)箐道,取道普安、安南、貞豐渡紅水河入廣西,吳復在原唐盤水縣城的舊基上筑新城(現興仁縣城)戍兵衛民。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置安南所(所治先在興仁縣城南街道甲山,后遷入洛渭屯)、安隆所(所治在安龍縣城),隸屬普安衛,置新興所(所治在普安縣城)、新城所(所治在興仁縣城),隸屬安南衛。明天啟六年(1626年),普安府監軍朱家明開始建盤江鐵索橋,明崇禎三年(1630年)盤江鐵索橋建成,普安、安南(晴隆)、貞豐、安龍交通通暢。清順治九年(1652年),明永歷帝設行都于安隆所,改安隆所為安龍府。清順治十五年(1658年),清軍攻克安龍,改安龍府為安籠所。清康熙元年(1662年),裁安南所,以其地并入安籠所。康熙六年(1667年),置南籠廳于安南所城(所治在興仁縣城南街道洛渭屯),移貴陽通判入駐,廳、所同治,因南籠廳轄原安南所、安籠所兩所之地,故合并二所之名,取名為南籠廳。康熙十六年(1677年)南籠廳從安南所遷入安籠所,廳、所同治。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裁安籠所并入南籠廳。雍正五年(1727年)升南籠廳為南籠府,雍正七年(1729年)設永豐州,轄現貞豐、冊亨和安龍的一部分。清朝雍正以前,屯腳鎮老場壩一帶還是南籠廳轄區內的一片荒蕪土地,野草、樹木叢生,野獸經常出沒,沒有人居住。清雍正年間,清政府實行“改土歸流”政策,將土地從土司的手中解放出來,收歸政府所有,大量的閑置土地需要耕種,荒地需要開墾,于是清政府就制定優惠政策,大量招募流民墾荒種地(稱民屯),屯腳的先民們就逐漸來到這個荒涼的地方。據民國時期屯腳名門旺族彭氏家譜介紹,彭氏一族來到屯腳這個地方是比較早的,當時還沒有屯腳這一地名,彭氏先輩和屯腳的先民們居住在屯腳文家坡左面的山坡上(現屯腳老場壩后山坡上,當地人稱為屯坡),為了防范土匪和野獸的襲擊,人們用土筑成圍墻,稱為“”,人住在“”的上面,于是就起名為“上”(“”是“坉”的異體寫法。“坉”:從土從屯,據《康熙字典》解釋,就是用土筑圍墻的意思,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用計算機處理政務,計算機里只有左右結構的“坉”字,沒有上下結構的“”字,于是人們在計算機公文處理中就把“”寫成了“屯”),屯腳原來寫作“腳”,“腳”即“”之腳,就是“”的下面的意思,當時指的是現屯腳老場壩一帶地方,后來范圍逐步擴大,成為區鎮級地名。

二、屯腳集鎮成型于晚清 發展于民國

屯腳成為集鎮的歷史較晚,查成書于清朝咸豐三年的《興義府志》全書都沒有提到過屯腳這個地名,而附近的巴鈴、魯溝、普坪、三昧(現城南辦事處三昧塘)、羊場(現屯腳鎮雙龍村羊場組)、阿棒(現屯腳鎮蚌街)都有“兵汛”、“兵塘”、“鋪府”和集市(場壩)等的記載。明清時期,從安龍到興仁的官道在現興安路的偏北方向,共設有“六鋪一卡”:分別是安龍在城鋪、壩弄鋪(現安龍錢相壩弄)、普坪鋪、阿棒鋪(現興仁縣屯腳鎮蚌街)、羊場鋪(現興仁縣屯腳鎮雙龍村羊場)、興仁在城鋪和太平卡(現興仁縣屯腳鎮塘灣村羊寨),說明屯腳當時還沒有成為集鎮。據當地人們口口相傳的信息顯示,清朝中期屯腳住戶很少,趕不起場,屯腳附近大大小小的場壩有新城、巴鈴、普坪、羊場、龍打壩(現屯腳濕地公園北端)、蚌街(蚌街時稱阿棒)、交樂等。古跡是一個地方歷史的見證,屯腳集鎮范圍之內沒有古跡,史書上也沒有關于屯腳古跡的記載。《興義府志》一書提到的屯腳附近的寺廟只有建造在鯉魚壩后山仙人洞上面的白云寺。相傳白云寺建于清初康熙年間,因寺此位于鯉魚壩后山仙人洞上面,上頂白云藍天,居高遠眺,萬物盡收眼底,故起名為白云寺,清朝乾隆年間,白云寺玄真和尚坐化于寺下面的山洞之中,尸體不僵不腐,人們都認為成了仙,于是就把玄真和尚坐化的那個山洞稱為仙人洞,遠近數里的人們都前來燒香朝拜,香火非常旺盛,清朝咸豐年間,興義知府張瑛認為和尚迷惑鄉人,將仙人洞焚毀,于是白云寺香火逐漸稀疏,清朝末年,白云寺寺廟因無錢維修而垮塌,其所擁有的土地被政府拍賣,現白云寺的遺此尚在。雍正五年(1727年)成立南籠府,實行“改土歸流”以后,屯腳地處南籠府通往省城和鄰縣的交通要道,區位優勢逐漸凸顯出來,原居住在屯上的居民紛紛下遷到屯腳老場壩一帶居住,從外面遷入的住戶也日漸增多,人口逐漸聚集起來。南籠府政治地位的提升,人流量增多,原縣境內從新城經落渭屯、楊泗屯、三昧塘、大灣子、羊場、蚌街到南籠(安龍)的官道已顯得繞路了,于是從關嶺鐵索橋,經回龍、巴鈴到南籠(安龍)道路改為兩條:一條從巴鈴到陸關城上(陸關城上明朝時期設立過安南衛中左所,后改設鋪府,稱為陸官鋪)、經李關(因客商需要新設鋪府,稱為李官鋪)到三昧塘合官道;另一條道從巴鈴、經木橋、鯉魚壩到屯腳合官道。清道光年間,屯腳大橋河石拱橋建成,從南籠(安龍)取道屯腳、木橋、巴鈴、回龍到省城成了客商選擇的一條近道。道路增多,客商聚集,屯腳迅速崛起。據《安龍縣志》記載,清光緒十五年(1889年),興義知府鄒元吉在屯腳、普坪等地設義學,這是屯腳公立學校的開始。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屯腳鄉紳袁紹武、翁本立等在屯腳建私塾,屯腳人口聚集已經初具規模。光緒年間,實行新政,發展交通,清政府開始籌建沙八公路。民國初年,沙八公路興仁至屯腳段初步建成。據《民國興仁縣志》記載:民國四年(1915年),縣境鄉紳籌建李關陳家堰新民橋(簡稱新橋),工未竣而圮(pi毀壞),民國七年(1918年),縣紳鄒國璽、劉乾清、霍仰賢、林發箐、張光廷、白光明、劉紹光、張正修、楊家齊、鄭克明等捐資,汪朝相、劉海亭督工重建新民高拱橋,新民高拱橋(新橋)建成通車后,從興仁到屯腳道路改道李關,屯腳的交通優勢進一步凸顯,人流量增多,人口進一步聚集,屯腳迅速發展起來。民國七年(1918年),民國政府在屯腳、馬路河、狗場等地開設場壩,抗戰時期,民國政府多次征集民工整修沙八公路,民國21年(1932年),民國政府在屯腳設青龍鎮,民國25年(1936年),民國政府在屯腳修建倉庫,民國27年(1938年)架通了安龍至屯腳的電話,屯腳成為連接興仁、安龍兩縣的一個重要集鎮,于是就有了場壩上、大街上、粑粑街、牛市上、菜園頭、墳堡上等和商貿集鎮密切相關的地名,發展速度超過了回龍、百德、馬場、魯礎營、高武等老牌集鎮。

三、屯腳建置的歷史變遷

屯腳自明初以來,建置經過分分合合,多次變遷,才形成今天的屯腳。明太祖明洪武元年(1368年),廣西泗城州土知府岑善忠以其子岑子得領安隆洞主,土司插草為界,時屯腳屬廣西泗城州安隆洞主土司岑子得管轄。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置普安衛,屯腳屬普安衛管轄。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置安南衛,屯腳屬普安衛和安南衛的插花地帶。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都指揮胡源分撥安南衛軍屯界此,安南衛東至泗城州頂洪,南至魯溝、歹蘇、汪家河,西至烏撒、猴場,北至長流,東南至牛長箐、巴林、母沖、者那,可見當時屯腳東部屬安南衛管轄,西部屬普安衛管轄。明朝時期,衛所是軍政合一的機構,衛所和土司轄地經常是犬牙交錯。明朝中期,基層政權實行里甲制度,但邊遠的民族地區仍由土司管理。管理上各族土司方法不同,布依族(俗稱仲家)土司實行甲、亭制度,甲首、亭目負責管理屬民,彝族土司實行馬頭制度,由馬頭負責管理屬民,甲首、亭目、馬頭向土司首領負責。明清時期,屯腳長青、馬路河一帶由布依族土司、土目管理。魯礎營龍氏土司轄地共分十馬(馬跑一天的路程為一馬),分別由十個馬頭負責管理,其中上六馬在興義、興仁、晴隆三縣范圍內,下四馬從安龍縣一直延伸到屯腳邊界。清朝時期,實行“廢衛所,改州縣”戰略。清順治十八年置普安縣于新城。康熙六年(1667年)建南籠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遷普安縣至新興所。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裁安南衛建安南縣。時屯腳屬于南籠廳、安南縣的插花地帶。據乾隆年間《南籠府志》記載,南籠府親轄境地領81寨,北面有屯腳的阿棒、下阿棒、那勒等寨,雍正五年(1727年)升南籠廳為南籠府,咸豐年間《興義府志》記載,南籠府北鄉永化里46寨包括屯腳的阿棒寨、叫總寨、平寨、上羊場、下羊場等,說明當時屯腳雙龍村羊場以下一直到蚌街(時稱阿棒)屬于南籠府北鄉永化里,羊場鋪地時屬于普安廳直轄,而鯉魚、長青,馬路河補旗、羅五等地屬于安南縣淳德里。雍正年間,清政府實行“改土歸流”政策,基層政權沿續明朝的里甲制度,由于民族地區語言、風俗習慣等原因,清政府“改土歸流”政策實際上是“廢土司,存土目”,廢去土司職權,但保留土目,管理民族地方事務,如當年馬路河一帶的楊文明、賀庭奉就是當地的布依族土目,負責管理當地民族地方事務,后馬路河賀氏發展成為當地的豪強地主。魯礎營土司龍氏因助清政府平叛有功,一直到民國初年才被廢去。嘉慶二年(1797年),改南籠府為興義府。嘉慶三年(1798年),置興義縣,時屯腳屬于興義府、興義縣、安南縣的插花地帶,據《興義府志》記載,興義縣左里45寨中轄有屯腳北面的胡家莊、龍打壩、鴉翅(龍打壩、鴉翅屬雙龍村)等寨,時屯腳南部雙龍村羊場以下一直到蚌街屬于興義府北鄉永化里,長青、馬路河、補旗、羅五等寨屬于安南縣淳德里。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貴州巡撫林紹年劃撥興義府各州、縣及普安廳甌脫插花地段,將屬于興義縣左里的屯腳北面胡家莊(即鯉魚壩)、白云寺、龍打壩(屬雙龍村)等地劃歸興義府親轄。宣統三年(1911年),將屬于安南縣的阿補旗、羅五兩寨劃歸興義府親轄。民國初年,實行“廢州府改縣”戰略。民國元年(1912年)置興仁縣,民國二年(1913年),改興義府轄地為南籠縣,縣一級設縣公署,縣官稱知縣,興仁、南籠兩縣隸屬貴西道,基層政權設區、聯保、保、甲四級,兩縣以雙龍村羊場南坡、屯腳藍家埡口兩側大坡至鯉魚賴寨坡為界,屯腳東面(現屯腳長青、馬路河一帶)屬于南籠縣北二區(北鄉,后改為龍山),南面(現屯腳大寨、場壩、新山、蚌街一帶)屬于南籠縣北一區(普坪),北面鯉魚、雙龍等村寨屬于興仁縣東二區(即巴鈴區)。1922年貴州省行政公署改南籠縣為安龍縣,1932年民國政府在屯腳設立青龍鎮,后改為屯腳區,屯腳從此起有了行政機構派駐。1935年,全省劃分為11個行政督察區,興仁行政督察區為第三行政督察區,時屯腳北面一帶仍屬于興仁縣巴鈴區,南面一帶屬于安龍縣第七區(即安龍縣屯腳區)。1937年,整編保甲,安龍縣劃分為七個區,龍山區并入屯腳區,屯腳改為安龍縣第六區(即安龍縣屯腳區),領3個聯保(小鄉建制)、18保、199甲。1942年,行政建置改聯保為鄉鎮,設屯腳鄉,隸屬安龍縣第三區(普坪區),領10保、86甲,屯腳北面鯉魚、雙龍等村寨屬于興仁縣巴鈴區松柏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4912月設立興仁、安龍兩縣軍政辦事處,屯腳鄉(現屯腳鎮南面一帶)仍屬于安龍縣第三區(普坪區),領10保、86甲,屯腳北面鯉魚、雙龍等村寨仍屬于興仁縣巴鈴區松柏鄉。195047日,興仁專署及興仁縣人民政府成立,屯腳鄉劃歸興仁縣管轄,建立興仁縣一至五區,一區轄新城鎮、泗源鄉、屯腳鄉,區政府設在屯腳(稱屯腳區)。1952年撤銷松柏鄉,原松柏鄉所轄鯉魚、雙龍等村寨劃歸屯腳鄉。1953年至1954年,一區(屯腳區)由新城鎮、泗源鄉、屯腳鄉三個大鄉鎮劃分為新城、屯腳2個小鎮、荷花、前進、新河、楊泗屯、水河、陸官堡、馬路河、長青、坡鸞9個小鄉。19553月,新城鎮升為區級鎮,不久又降為鄉級鎮,一區(屯腳區)又分出簸箕寨、云盤2個小鄉,合計13個小鄉鎮。1956年至1958年,新城鎮升為區級鎮,轄荷花鄉,一區(屯腳區)轄屯腳鎮、鷓鴣園鄉、大橋河鄉、馬路河鄉、鯉魚鄉、雙屯鄉、長青鄉7個小鄉鎮。1959年至1961年,撤區建立大公社,全縣建立14個大公社,小鄉鎮一級變為管理區,屯腳大公社轄屯腳、鯉魚、大山腳、李關鋪、鷓鴣園、馬路河、長青7個管理區。1962年,恢復區級建置,管理區變為小公社,屯腳區轄屯腳、李關、鯉魚、鷓鴣園、馬路河、長青6個小公社。19846月,恢復小鄉鎮建置,屯腳區轄1鎮(屯腳鎮)5鄉(李關、鯉魚、鷓鴣園、馬路河、長青)。199112月建并撤(建立大鄉鎮,合并小鄉鎮,撤銷區級機構),屯腳區撤并為1(屯腳鎮)1鄉(李關鄉)。2015年,因城市發展需要,李關鄉并歸城南辦事處。

四、著名的民國屯腳“三子”

改革開放初期,人們為了概括興義、安龍、興仁3個縣在引領黔西南經濟發展的特點時,編了“興義的房子,安龍的車子,興仁的票子”的黔西南“三子”順口溜,有人把“貞豐的女子”強加進黔西南“三子”順口溜中,合稱為黔西南“四子”。無獨有偶,民國時期人們為了概括屯腳幾家大地主的特點,編了“彭家的谷子,安家的銀子,翁家的漢子”的民國屯腳“三子”順口溜,后來有人把“桂家的兒子”加進去合稱為民國屯腳“四子”。

彭家的谷子”。說的是民國屯腳彭氏大地主田地和佃戶很多,每年的谷子收入在民國安龍縣屯腳鄉名列第一。彭氏祖輩到屯腳的時間較早,早在清朝雍正年間,彭氏祖先已經從四川逃難到屯腳居住(當時是居住在屯上),清朝雍正后期“改土歸流”政策的實施,給彭氏家族提供了兼并土地的機會,經過幾代人的艱辛發展,到民國時期,彭氏一族已經擁有土地上千畝,據知情人介紹,民國時期,從屯腳到長青、馬路河一帶大多是彭氏地主家的土地。彭氏一族早年經商、務農,巧取豪奪,賺了錢就拼命的購置土地,很快就成了屯腳的名門望族,彭氏族中在清朝末年就有人擔任屯腳的“鄉約”(“鄉約”原指的是寨老,專門負責制定和執行鄉規民約,調解鄉里、鄰里糾紛,后來政府賦予“鄉約”行政職能,稱為“鄉約長”,簡稱“鄉長”)。1948年,彭氏族人彭正庭任屯腳鄉鄉長、安龍縣民衛隊大隊長,彭正倫、彭正富、彭正剛、彭正官等為屯腳鄉地方官員。興仁地區和平解放后,彭正庭隨賀嵩高上龍頭大山為匪,因受不了當土匪的艱辛,潛回屯腳家里被新政府民兵抓捕,1951年,彭正庭、彭正倫、彭正富、彭正剛、彭正官等被新政府鎮壓,彭正庭的兒子過繼給胡家。彭氏一族從此衰敗。

安家的銀子”。說的是民國屯腳安氏大地主銀子很多,非常富有。安氏大地主早年在云南、四川等地做食鹽、煙土、布匹等生意,賺到錢后,換成銀子裝在棺材里,通過“趕尸”的方式運回屯腳。民國時期,安氏一族代表安仲淵曾任過國民黨貴州省干訓團少校分隊長、連長、營長、副官等,1943年任興仁泗源實驗鄉鄉長。興仁地區和平解放后,安仲淵隨賀嵩高上龍頭大山為匪,因受不了當土匪的艱辛,和彭正庭一起潛回屯腳家里被新政府民兵抓捕,后被鎮壓,兩個兒子分別過繼給余家和陶家。安氏一族從此衰敗。

翁家的漢子”。說的是民國屯腳翁氏大地主比較注重教育,從清朝后期開始翁氏族人翁本立就在屯腳辦起私塾,教育子孫,翁氏一族在屯腳頗有民望。翁氏一族子弟翁國華(字繼仁,生于1903年)曾任擔過民國貴州省臺江縣縣長(鄉人稱翁縣長),卸任縣長后又被推選為安龍縣參議員,翁國柱(字筱齋)早年畢業于貴州陸軍講武學校,曾在貴州陸軍李燊(字曉炎)43軍中當過排、連、營長,在貴州陸軍車鳴冀教導師中任過團、旅、師參謀長等職(鄉人稱翁旅長),1938年,任國民黨軍政部部副,1940年至1942年,任軍政部次長,1943年至1945年,任軍政部中將役政司司長。1946年,翁國柱任國民黨第一集團軍司令部中將參謀長,坐鎮錦州,翁氏一族其他子弟,如翁國勛、翁國棟、翁國禎、翁國典等都曾在國民政府及軍隊中任過職。翁家的漢子由此出名。

至于“桂家的兒子”。說的是民國屯腳地主桂華庭(1943年任安龍回教支常干事)共有七個兒子和兩個女兒,七個兒子中有四個當兵。據現居住在屯腳街上的桂希德的兒子桂寶勝介紹,桂老大名叫桂誠,早年當兵,未成家,桂老二名叫桂希桃,當兵失蹤,桂老三名叫桂希恒,曾參加過著名的臺兒莊戰役,后轉業在云南安家,桂老四名叫桂希橋,在屯腳街上居住,桂老五名叫桂希成,早年當兵,后轉業在興仁城里安家,桂老六叫桂希德,在屯腳街上居住,桂老七叫桂希堯,在屯腳街上居住,兩個姑娘分別叫桂希芹和桂希欄,桂家七個兒子、兩個姑娘都全部長大成人,這在晚清至國民時期屯腳那種落后的醫療條件下是少見的。桂家的兒子在就此出名。

五、民國屯腳風云人物翁國柱(字筱齋)

翁國柱,字筱齋,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出生于屯腳。翁國柱從小天資聰慧,愛好文學、軍事知識。翁童年時入其祖父翁本立創辦的私塾攻讀《三字經》、《百家姓》、《四書五經》和文學等,繼而入屯腳公辦小學堂學習現代文化知識。翁國柱在私塾和屯腳小學讀書時由于天資聰慧,勤奮好學,成績一直比較優異。1916年興義人貴州督軍劉顯世創辦貴州陸軍講武學校,學制兩年,聘任何應欽為講武學校校長,招收具有高小及以上學歷學生,培養新式軍隊指揮人才。1922年,16歲的翁國柱在屯腳小學高小畢業后經安龍縣考入貴州陸軍講武學校第4期。1924年,翁國柱講武學校畢業后被派往興義系劉顯潛游擊軍李燊(字曉炎)部(李燊時任貴州陸軍第一師師長,后升為陸軍四十三軍軍長)擔任排長,繼升連長、營長,率部參加過北伐和李燊(shen音同身)與周西成之間的戰爭。19293月,在貴州軍閥李燊和周西成的戰爭中,周西成戰死于鎮寧壩陵橋雞公背,李燊在滇軍的幫助下就任貴州省主席,18天后被逐出貴州,退出軍界,出走香港,桐梓系重新主政貴州。1930年,翁國柱被派往桐梓系車鳴冀獨2旅任團長,駐守銅仁。1931年春,翁團駐守松桃。19312月姜瀛(ying)營被松桃姚冀膏、姚雨珍地方團隊殲滅于長興,10月翁國柱團、教導師謝炳榮營聯合湘西陳渠珍和駐秀山的川軍圍剿松桃龍萬章民團,擊斃龍軍民團團長敖洪山。19322月翁團被調往湄潭牽制毛光翔心腹部隊駐遵義的蔣在珍獨立第3旅,卷入桐梓系毛光翔與王家烈的內部爭斗。19328月車鳴冀派翁國柱團長率兵一營圍剿松桃龍萬章民團,翁軍和龍萬章民團激戰于松桃飛天鳳,無功而返,退回銅仁。19321122日,駐銅仁的車鳴冀通電討伐王家烈,向黔東南一帶發起進攻,派令狐龍、翁國柱、王剛成三個團進攻鎮遠。1934年初車鳴冀由副師長升任教導師師長,翁國柱升任教導師參謀長,后改任旅長,因桐梓系內部毛光翔、王家烈、猶國才之間相互爭斗不止,加之桐梓系和興義系派系有別,互相傾軋,翁國柱早已厭煩這種民不聊生的軍閥混戰生活,不顧就任旅長之職,赴湘西行署陳玉穆部賦閑。1934年秋,翁父病逝,奔喪故里,其父殯葬后,賦閑在家,熱愛地方公益事業,鑒于屯腳小學教室不夠用,屯腳場壩擺攤設點不方便,1934年冬,翁國柱聯合屯腳地方熱愛公益事業的鄉紳何菊軒、李和熙、何化群、彭穎芝、彭烈之、羅仁齊、周國卿、袁錫之、付紹堂等組成屯腳地方建設委員會,推選翁國柱任主任,變賣部分公產,籌集資金修建屯腳學校、場棚、中山亭(中山亭準備建于屯腳后山文家坡上)。1935年夏,建成學校一樓一底的教學樓一棟,場棚四十一間,中山亭正在建設之中,翁離開屯腳,工程停工,學校石墻被暴雨沖垮,場棚也逐年垮塌失修,后僅存九間,中山亭及上山的道路未修建成功。

1935年春,中央紅軍經過遵義會議、四渡赤水后離開貴州,國民黨中央勢力進入貴州,王家烈垮臺。1935年夏,薛岳任駐黔綏靖公署主任,聞聽翁國柱為人正直,懂軍事,文化基礎扎實,命翁國柱擔任新組建的別動隊指揮官,派翁赴織金招安股匪宗老湃三百人槍,招安任務完成后,翁率別動隊900多人槍赴川,部隊上交后,翁被調往江西廬山受訓,后擔任軍隊教官。1938年,翁因與何應欽老鄉兼親戚關系,調任軍政部部副,入陸軍大學將官班學習,1940年—1942年任軍政部次長,仍在陸軍大學將官班學習,1943年—1945年任軍政部兵役署役政司司長,為國民黨抗戰時期的役政工作作出貢獻,著有《中國人民服兵役法》一書,經國民黨中央政府審定后,頒布各省施行。19454月,翁撰寫了《民國三十四年度役政工作之展望》一文刊登在《役政月刊》第1卷第1期。抗戰勝利后,翁參與撰寫《抗戰八年役政工作總報告》一文,對國民黨八年抗戰役政工作進行了系統總結。19453月,云南陸良人孫渡升任國民黨第一集團軍總司令。1946年初,蘇聯紅軍退出東北,時任國民黨陸軍總司令的何應欽派孫渡率第一集團軍赴東北錦州接受日軍投降。1946年夏,何應欽派翁國柱作為國民黨中央接受大員到駐東北錦州國民黨第一集團軍司令部任參謀長,同時派抗日名將遵義人陳鐵到第一集團軍任副總司令,時東北九省保安司令是杜聿明將軍。1946年冬,翁因軍務赴北京,途經天津時突發疾病,醫治無效,病逝天津,靈柩運回錦州,葬于錦州東山,享年41歲。翁去世后,其遺孀孫氏及三個子女失去了生活依靠,從貴陽回到了屯腳老家,繼承祖業。土改時,翁國柱的遺孀孫氏被劃成反動軍閥家屬,下放到長青吊總生產隊勞動改造,翁國柱的長子翁成文時已成年,因文化較高,被派往馬場學校任教,在馬場安家,后調入興仁一中,成為興仁縣老牌的中文教師,翁國柱的次子翁成武隨母親在長青吊總生產隊居住,現已買回屯腳街上的舊居(屯腳老郵電所),回到屯腳街上居住,翁國柱的女兒翁成鳳現在都勻居住。

關于翁國柱死因的三種說法:

1、病死。據正史《興仁縣志》記載,翁國柱(字筱齋)是1946年因軍務赴北京,途經天津,因突發腦溢血,醫治無效,病逝天津。其靈柩運游擊軍回錦州,葬于錦州東山。另一說是患肺癌死亡。

2、死于國民黨派系斗爭,遭特務暗殺。據翁國柱遺孀孫氏和堂弟翁國典生前介紹,翁死于國民黨派系斗爭,是遭特務暗殺的。據《不能被遺忘的陸良驕子—孫渡將軍》一文介紹,國民黨第一集團軍是滇軍,兵團司令官是云南陸良人孫渡。1946年初,蘇聯紅軍退出東北,時任國民黨陸軍總司令的何應欽派孫渡率第一集團軍赴東北錦州接受日軍投降,名為接受日軍投降,實為削減孫渡的兵權,翁是何應欽的老鄉加親信,屬中央嫡系,被派往錦州任國民黨第一集團軍司令部任參謀長,同時被派往錦州的還有遵義人陳鐵。翁初到任時,因坐機關多年,從事文職時間長,沒有戰功和實際領導大兵團的經驗能力,經常被孫渡挖苦,說翁的中將領章是“在被窩里捂黃的”。翁沒有自己的部隊,更沒有派系斗爭的經驗,作為國民黨中央接受大員只身深入排外思想嚴重的滇軍軍營,擔任參謀長這一重要角色,滇軍上下都認為翁是來奪取軍權的,翁的處境是由此可想而知。翁剛上任幾個月就死去,翁死后,翁的遺孀、親屬都不敢前去探望。翁剛剛死去,孫渡立即報請自己的親信少將參謀處長安守仁升任兵團參謀長,1947年初,剛上任不久的第一集團軍副總司令的陳鐵也被迫離職回到遵義,可見當時國民黨中央和地方派系斗爭之激烈。由于孫渡的擁兵自重和嚴重的排外行為,19485月,孫渡被解除軍權,調任熱河省省主席,安守仁也被調到新八軍暫55師任師長,盧漢報請自己的叔叔盧浚泉升任第一集團軍總司令,兵團參謀長則由93軍少將軍長盛家興兼任。翁實際上充當了國民黨中央奪取地方軍權的殉葬品。

31947年錦州戰役被解放軍打死。興仁縣敵偽檔案清理辦公室(簡稱清檔辦)整理的檔案記載:翁國柱,又名筱齋,男,1895年生,歷任匪軍政部上校部副,團、旅長,指揮官、司令,匪兵役部少將教官,中將司長,1947年在東北錦州戰場被打死。(另見湖南革委清辦,目413696號;黔南州清辦,全112651號)。這種帶政治色彩的說法顯然是沒有事實依據的。

關于翁國柱的軍銜:

《興仁縣志》載,翁國柱1935年授少將軍銜,1943年授中將軍銜,查已經開放的國民黨軍隊授銜檔案,翁國柱是19461116年被國民黨中央政府軍事委員會授予少將軍銜的,同期被授予少將軍銜的還有興義人戴之奇等,故翁最后被國民黨中央政府認可的,有據可查的軍銜應是少將,因為當時第一集團軍司令官孫渡將軍和東北九省保安司令杜聿明將軍的軍銜都是中將(國民黨軍隊軍銜歷來混亂,有中央的,有地方的,有死后追認的,有空頭的,有自封的,有名義上的等)。

六、溶入民族元素 助推屯腳新的發展

屯腳是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從清朝到民國,屯腳周邊的少數民族人口都很多。布依族(稱仲家)是最先在屯腳居住的民族,早在明朝初年布依族的祖先們就從廣西、湖南一帶遷入屯腳居住,聚居籠納山(現稱為龍頭大山)一帶,布依族由于來得早,占據了水源較好的地方。明朝實行“調北征南”、“調北填南”戰略后,漢族逐步來到這個地方,來得最晚的是苗族,他們大多是清朝嘉慶年間從黔東南、川西一帶遷入屯腳居住的。解放后,黨和國家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政策,新政府將鯉魚、李關、鷓鴣園等民族聚居地區并入屯腳組建屯腳區,屯腳少數民族人口就更多了。據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屯腳區常住總人口為37368人,其中少數民族人口22201人,少數民族占總人口的59.41%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屯腳鎮常住總人口25458人,其中少數民族人口14322人,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56.26%

屯腳民族經濟的發展得力于新中國黨和國家民族政策。比如“鯉魚壩”這個地名也是解放后才出名的,在《民國興仁縣志》和《興義府志》中都只提到“胡家莊”,而沒有“鯉魚壩”。鯉魚壩的苗族多數是清朝嘉慶年間躲避戰亂從黔東南遷徙來的,鯉魚壩的苗族遷徙來以后一直是胡家莊胡氏大地主的佃戶。

解放后,隨著新中國黨和國家民族政策的實施,屯腳民族經濟、民族文化得到長足發展。新政府一是大力培養民族干部,一批批民族干部脫穎而出;二是大力發展民族教育,屯腳很多學校都被命名為民族學校,政府優待少數民族學生,著力提高少數民族人口素質;三是發展民族經濟,國家加大對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的扶持力度,民族經濟快速發展,基本趕上了漢族地區的經濟水平;四是大力發展民族旅游;五是大力發展民族特色的小城鎮。

1999年,屯腳啟動第一輪小城鎮建設,擴大了屯腳小城鎮規模。

2000年起,州、縣兩級政府開始舉辦“八月八”苗族風情節,給屯腳民族旅游注入了新的活力,助推屯腳民族旅游發展。

2005年,屯腳政府在屯腳河上修建風雨橋、鯉魚廣場和連接鯉魚壩的旅游道路,民族旅游的進一步發展,引起了上級領導的重視。

201158日,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同志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國家民委主任楊晶,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張紀南,國務院扶貧辦公室主任范小建,省委書記栗戰書,省委副書記、省長趙克志,省委副書記王富玉等領導陪同下到屯腳鎮鯉魚苗族風情園考察,開啟了屯腳民族旅游發展的新紀元,鯉魚壩民族旅游迅速發展,馳名省內外。

2014年,屯腳鎮政府結合民族旅游發展開始了屯腳第二輪小城鎮建設,建成屯腳了民族旅游風情一條街,重新修建了鯉魚廣場。

2015年,政府投資修建屯腳濕地公園,投入重金改造民居,建設具有民族特色的屯腳小城鎮,屯腳步入了發展的快車道。

除鯉魚壩外,屯腳長青拉聾寨布依銅鼓文化也比較聞名。拉聾寨布依古寨大約有650年的歷史,距屯腳集鎮4公里,居長青河東岸,屬屯腳鎮銅鼓村的一個布依村寨,古寨瓦房排列有序,布依民居頗具特色,寨后是百年“古樹(神樹林)”“官廳”、“榭(營盤)”,寨中有“千年銅鼓”。 拉聾寨布依古寨民風淳樸,布依歷史文化底蘊厚重。布依“傳統武術”、布依《摩經》、布依《銅鼓譜調》、銅鼓習俗、布依打擊樂、吹打樂、小打音樂等均保存較完好。

2009年,《布依摩經》、《布依銅鼓十四首》、《布依銅鼓習》、《布依小打音樂》等項目獲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分享:
關鍵字: 我要糾錯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關信息